龙腾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百草集 > 章节目录 叶夭七篇(七)
    叶夭感觉自己的心一直往下漏。龙腾网

    暖橘色的灯光罩在身上,她手肘支撑着床面,大腿焦灼地夹紧,一只脚踩在地上,另一只不知该往哪里放。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身子变得好热,每一寸皮肤都在颤抖,渴望一双大手的抚摸与慰藉,她好想哭,好想被人疼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不想。

    理智溃不成军。

    “救命呀”小口小口地哼泣着,哭声又软又娇,两腿间蒸汽腾腾般灼烧着,虚弱到极点,“救命”

    叶寻坐在阴影里,如墨般的眸子微微眯起。那一声声娇喘已令他燥热难当,更别说眼前这春光颓靡的场景,简直要命。

    叶夭身上那条白色睡裙凌乱不堪,两条白嫩嫩的细腿蜿蜒在床边,脚尖艰难地踮着,实在可怜。

    他起身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站在她跟前。

    “你、你”叶夭首先注意到的是他的手——修长干净,骨节分明,一双男人的好看的手。她用力咽下一口唾沫,然后看到他结实的手臂,隐约有青筋突起,显得异常性感。

    愈发地要哭了。她的呻吟变得破碎而急促,泪眼朦胧中,望向他清俊的脸,瞬间心跳剧烈,腿心发抖,湿得一塌糊涂。

    “哥”快救救我,真的受不了了

    叶寻喉结滚动,慢慢俯下身,双手撑在她身体两边,然后凑近她的唇。

    叶夭像是找到浮木一般,紧紧抱住他的脖子,迎接他的吻。下一秒感觉柔软的嘴唇相触,他的舌头和他的温度一并探了进来,“唔、唔”

    叶寻揉着她的身子,手掌隔着单薄的衣料握住了她嫩乳,那么大,那么软,摸到了,摸到了

    “哈、”叶夭情动万分,含住嘴里那条湿软的东西用力吮吸起来。

    叶寻心中巨震,噢,她竟然在吃他的舌头,这么贪婪,这么热烈,“嗯”他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叹息,愈发用力地搓着她的乳儿。

    叶夭却已濒临崩溃的边缘,身体不断发颤,她抬起小腿,在他腿间磨蹭,分明感觉到那里头的东西硕大又坚挺,为什么不快些掏出来

    叶寻被磨得更胀了几分,“别闹。”他沉吟着,离开她的唇,褪去她的内裤,“让我看看。”

    “那里”张开两腿,想到自己私密的花蕊被他看着,叶夭咬住手指哭叫不止。

    “这么湿。”娇艳欲滴的花瓣被液体浸上一层晶莹,那水渍一路流到股沟,泛滥成灾。叶寻口干舌燥,埋下头深深吸一口气,闻到强烈的情欲的气味,直击感官。

    叶夭被他这个举动激得臀部剧颤,“别”别做这么下流的事

    叶寻屈起食指,从唇肉的顶端一路往下刮了刮,没想到只这轻轻一碰,就让叶夭躁动难耐,浪叫连连。

    “哥哥,好痒,好痒啊”

    他舔舔唇,忍不住对着那淫靡至极的花瓣吻了下去,谁知刚亲了没一会儿,叶夭的身子忽然往上一挺,一股透明的液体就从阴道里喷泄出来,他侧开脸,那些淫水尽数射在他下颚及脖子上,滴滴答答,顺着轮廓寸寸滑落。

    叶夭喘息不止,两条腿儿在他掌中瑟瑟发抖。

    “我操。”叶寻一脸狼狈,顿时发作,埋下头狠狠吞咽这淫荡的贝肉,又咬又舔,凶狠且狂躁。

    叶夭尖叫着推他的脑袋,脆弱的花蕊被吃得酥麻不堪:“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叶寻的舌头在那皱褶里灵活窜动,吞着她的娇花,心血沸腾:“小夭、我的小夭,我要吃了你。”比豆腐还嫩的花瓣,让他含在嘴里就舍不得吐出来。

    “别再弄了救命啊”叶夭死死抠着床单:“求你别这样,受不了了”

    叶寻也受不了了,咽下一大口湿液过后,起身将她拖到大床中央,接着迅速褪去两人的衣衫,先贴下去紧紧抱住她,让两人肌肤相亲,体温相融,“小夭,我的心肝宝贝”

    一边胡乱亲着,一边握住肿胀的阴茎,在她的花心蹭了一通,直蹭得她双腿打颤,娇喘万分。等找到穴口进去时,刚挤入不到半截,她竟猛地收缩机理,呀呀惊叫着达到了高氵朝。

    “好大、好大”无辜申诉,泪眼迷离。

    叶寻没有经验,也不知该退出去还是插进去,一时僵在了那里。

    叶夭已经被性欲迷昏了头,穴儿空得要命,哪里经得起他这样半进不出,抽搭抽搭的就哭起来:“我要,快给我,好想要”

    说着,两只小手顺着他的背脊往下,急躁地摸着他的翘臀,十指扣住臀缝,又捏又揉,手感舒服极了。

    “啊!嗯”叶寻没想到她会这样色情地搓他的屁股,差点一个激灵给泄出来,“小骚货,小荡妇!”一边骂着,下身一抬,阴茎整根插入了娇穴里。

    叶夭尖叫。

    湿哒哒的阴穴又紧又热,搅得肉棒舒服极了,“真爽、啊!”叶寻两手抓着她的椒乳,下身不由分说摆起来。

    “好舒服啊”叶夭被撞得花枝乱颤,大腿紧紧夹着那窄腰,似哭非哭地放声媚叫,“快些、再快些、啊啊——”

    叶寻快疯了一般,毫无节制地操她,但还是觉得不够,始终不够。

    他埋头含住她娇嫩嫩的胸,使劲吸她的乳尖儿,或用牙齿咬住厮磨不休,直把她蹂躏得欲仙欲死。

    “哥哥、好哥哥、饶了我吧、求求你啊啊啊、好棒、好厉害”叶夭很快就再次达到高氵朝,蜜汁被阴茎捣得四处飞溅,穴儿抽搐不已,泥泞不堪。

    叶寻沉浸在性爱中,瞳孔一片浑浊,他想到她曾经在别的男人身下也这般媚态,心中恨意顿生,“贱人。”他猛拔出肉棒,上前掐住她的下颚,将那硕大的阴茎塞进她口中。

    “唔”叶夭只感到一阵天昏地暗,男人像要弄死她一般,在她嘴里汹涌地进出,足足好几十下后,抖着臀部射得酣畅淋淋。

    “噢、射了”叶寻浑身酥麻,细汗密布,“吞下去,小夭,把我的精液全部吞下去!”

    不知是不是因为那药的缘故,叶夭对这样粗暴到近乎于强奸的对待也并无不适,反而想到“强奸”这两个字,下身又酥起来。

    叶寻射完,抽出阴茎,她却不舍地伸出舌头舔了舔,甚至张嘴去含他的阴囊,砸吧砸吧,津津有味。

    叶寻摸着她的脑袋,见她往自己身上贴,便顺势躺了下来。叶夭一路亲上去,含住他胸前的小豆子往嘴里吸,觉得好吃极了。

    “小夭,”叶寻闷哼着,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如此痴迷于他的身体,这感觉实在太棒了。

    而此刻的叶夭确实非常喜欢这样的亲密接触,她把脸埋在他颈窝里,热切地吻着他的脖子,小屁股扭啊扭,腿心贴着他竖在小腹的肉茎上,淫水又流了出来。

    “还要,还要”她坐起身,抓着那根殷红的生殖器往自己空虚的穴肉里插,“啊、啊、好大、好大的阴茎”

    叶寻额头青筋暴起,两只手忍不住去摸她的双乳,视觉冲击太甚,性欲轰然迸发。

    叶夭蹲在他胯间,尿尿的姿势,怎么舒服怎么来,压根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有多浪多荡,“好舒服,啊啊啊啊啊、舒服死了”

    她剧烈地上下起伏着,柔软的床垫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满室淫乱。

    叶寻揪住她的乳头又掐又拧,直将她送入快感的极端。

    “要射了,宝宝”他想拔出来,她却不让,只猛地趴到他身上,小嘴不断在他耳边呻吟:“射在里面,我要你射在里面,快射给我”

    叶寻扳过她的脸,发疯般与她接吻,两人下体一顿疯狂的胡搅蛮缠,同时被推上巅峰

    “小夭,我的小心肝,我爱你,好爱你”

    一想到自己的精液射进了妹妹的阴穴,他就被罪恶感和刺激感撞击得四分五裂,恨不能跟她死在当下,也不用再去管什么血缘和道德了。

    叶夭趴在他身上重重喘息,身体里的欲望得到满足,整个人都垮了下来。

    缓了好一会儿,叶寻抱她到浴室洗澡,本想再哄她亲亲他,但她木讷讷的样子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他说话。

    方才经历过激情的床铺被各种爱液浸湿,已不能再睡,叶寻便把叶夭抱回自己房间。

    两人躺在被窝里,他知道她已经开始清醒,心中七上八下,好不煎熬。

    叶夭望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什么。

    叶寻支起身,担忧地抚摸她的脸,“小夭,你还好吗?”

    她回过神,目光落到他脸上,先是茫茫然的样子仿佛不认识他是谁,然后渐渐的,眉心紧蹙,眼眶发红。

    “我”叶寻喉结滚动,不知该说些什么。

    语塞半晌,“已经这样了,”他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她,“我们刚才”

    叶夭浑身颤抖,扬手甩了他一巴掌,“啪!”的一声,力道极狠。

    “打得好。”叶寻笑着,抓住她的手,朝自己脸上又扔了一个耳光,“这样你能出气了吗?够不够?来,再打”

    叶夭惊恐地缩回手,以为他疯了。

    “别这样看着我。”叶寻懊恼地把脸埋入她颈窝,“你别这样。”

    叶夭回过神,下意识推他,“你走!滚出去!”

    叶寻抬起头:“这是我的房间。”

    闻言,她掀开被子翻身就要走,却被他从后面搂住,“别闹了,”他用身体锁住她,让她像个虾仁儿一般蜷在他怀中,“是我不好,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但不能走。”

    “你叶寻,你这个禽兽,肮脏下流的变态!你有神经病!”叶夭大哭。

    “是,我是禽兽,我禽兽不如,我下流,我心理变态。”叶寻紧搂着她,无论她骂什么都积极附和,认错态度极好。

    如此一来,叶夭倒拿他没办法了,哭着哭着也觉得没意思,抹了把眼泪,用手肘顶他:“你起开。”

    叶寻迟疑地松开手,她朝边上挪了挪,避开两人赤身裸体的肌肤相亲,道:“我有话要说。”

    叶寻沉默数秒:“好,你说,我听着。”

    她裹紧被子:“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可能寻死觅活的不要我这条命了,但我必须告诉你,我接受不了这种关系,这是在乱伦。你是我哥,实打实的亲哥,我们俩从小就在一块儿,一直感情很好,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这种心思的,自从我和陆泽在一起之后,你的态度就变了。”

    她说:“我明白你的感受,因为我曾经也有这种感觉,想到你和别人在一起,就像自己心爱的玩具被抢走了,很失落很难过,但那完全是因为我们相依为命,亲情羁绊得太深,所以才产生的落差感,你是不是弄错了”

    叶寻默了片刻,沉声说:“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不用拿亲情来说事儿,我舍不得你也许是亲情的缘故,但我对你的性欲又怎么解释?我一直想跟你做爱,这点相信你去年就应该知道了。”

    叶夭心跳略有些紊乱,努力保持理智:“所以你就对我下药,强行跟我发生关系?这算什么?”

    “至少你现在愿意跟我交流了,不是吗?”

    叶夭错愕地回过身,见他目光沉沉地看着自己,脸颊上浮现清晰的指印,昭告着她方才的暴力。

    她不自然地背过去:“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承受不住,寻了短见,或者直接疯了,你又打算怎么办?”

    叶寻沉默半晌,撑起上半身看着她的侧脸:“你真的要听吗?我既然下定决心走出这一步,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你以为你想死就死得了?”

    ————————————————

    我想说青春期的孩子原本状态就很不稳定(包括叛逆,没有安全感,三观的不成熟),两个人又是血亲,期间又经历了很多不愉快,所以叶夭对叶寻的态度就这么百转千回。

    当然最主要的是,太过顺利就没什么好写的了啊哈哈哈哈(机智)</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