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春满四合院 > 章节目录 第282章 vrevel10
    </tr>

    </table>

    <tr>

    <td>

    “哎呀。龙腾网 ”刚一进门就和人撞了个正着。

    “抱歉。”北见眼疾手快的将人稳住。

    “什么嘛,在的话就早点开门啊。”摸着鼻子抬起头,透过有些湿润的视线到的是——只穿了裤子汗流浃背还不停喘着气的某人,“对不起对不起打扰到你了我们这就走你慢慢享受啊。”

    “站住。”北见揪住她的后领,“话断句。”

    “对不起、对不起,打扰到......”

    “过的话就别了。”

    “明明就是你自己要求的。”叇散遮侧过头,轻轻咋舌。

    “你什么。”

    “什么都没有。”状似无辜的摇摇头,“话回来,手,可以放开了吗。”

    “别总误导别人。”北见闻言松开手,转头向其他人,“你们怎么来了。”

    “北见医生,我们是来探病的。”举了举手上的东西,四宫没敢刚刚自己确实是被误导了。

    “心意我领了......”

    “别站着,都进来坐吧。”还没等北见讲完,叇散遮已经坐到桌边,“青山,倒些茶来吧。”

    “是的,姐。”青山于是离开。

    “我你啊......”北见按着额角站到她身边。

    可惜这次的话还是没能完,就有一人在叇散遮身边坐下。

    “啊。”由于他是最后进来的,北见也是现在才到,感觉很是吃惊。

    “北见,换成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吧。”

    “我会考虑的。”点点头,北见现在也只随波逐流,“你们也进来吧。”

    “是的。打扰了。”“打扰了。”四宫和真东两人也一左一右的坐到了叇散遮的对面。

    “我先失陪一下。”北见完,就进了卧室。

    静——

    “呃......那个。”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的真东刚刚想要开口,却被身边的四宫抢先。

    “请问你和北见医生是什么关系。”

    “哼嗯~”叇散遮觉得自己像明白了什么,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我和柊一的关系,需要特地对你明吗”

    “什么!”

    “不过你起来像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嘛。”叇散遮一手撑着头,“吧。简单来,就是可以随便进出对方家里的关系。可以了吗”

    “嗯嗯,原来如此。”真东刚因这第一手八卦连连点头,下一刻就捂住头,“痛!”

    收回手,四宫觉得自己稍微冷静了一点,“原来如此,只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吧。”

    “不愧是学医的,很聪明嘛。”叇散遮装模作样的鼓掌。

    这时,青山推着茶车出现了。

    “抱歉我来晚了,姐。”他手上还搭着一条毛巾,“您想喝些什么呢。”

    “红茶,其他你着办。”老实,除了在御村家那次之外,还没过青山处理茶水的样子。仔细还蛮新鲜的。

    “是的。”青山依言选了一份时令红茶泡,端上。然后依次问过,再端上。

    谢过青山,喝了一口咖啡后,四宫才向她,“可为什么要故意那种引人误会的话,还有直呼北见医生的名字也是......”

    “这个嘛......”

    “恶趣味。”换上衣服出来的北见着坐了下来,“就是为了骗你们。知道了吗,辉。”

    被特地点名的真东“啊”了一声,随即露出失望的表情,“是~”

    “真是的,北见你也太快了吧。”

    “你换称呼的速度也是一如既往的快啊。”北见瞪了她一眼,“上次就已经给我添了很麻烦。”

    “有什么关系嘛,柊一~”

    “唉......”北见抚额。

    一边的真东见状,顿时又兴致勃勃起来。之后——“痛啊!你够咯,四宫。”

    四宫也不理他,只是向一边的北见,“听院长北见医生感冒了,请问您现在点了吗”

    “嗯。明天就可以照常工作。”

    “起来,柊一你也太见外了。”叇散遮戳了戳他的左臂,“身体不舒服就直嘛。会有专人护的哦。”

    “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意我心领了。”

    “哼。”叇散遮向青山,“有拿来吧。”

    “是的。”青山不知从哪里端出一碗白粥,连同勺子一起放到北见的面前,“请用。”

    “不用心领,直接吃吧。”

    “......”北见唯有无奈一笑。

    “辉医生,你又怎么了”离开公寓大楼,发现真东的停滞,四宫不得不回头询问。

    “啊......”挠挠头,真东有些无法理解的摸摸心口,“奇怪啊。”

    “什么”

    “嗯......感觉有什么不见了的东西,现在又回来了......”

    “是庶民的仇富心态吗”四宫不以为然的继续向前走。

    “要再来玩哦。真东先生也是。”平淡的声音突兀的在电梯里响起。

    “......!”叇散遮受惊的拍了拍心口,“别吓我啊。”

    对此,他仅是挑了挑眉。

    “嗯......”缓过劲来的叇散遮着他,“刚刚那句话有什么问题嘛。”

    “直到那句话之前,还是在叫名字吧。”

    “哎呀那个啊,北见不是都了我改称呼的速度很快嘛。”

    “那个情况下,毫无逻辑可言。”

    “你是在试图跟女人谈逻辑嘛”叇散遮半开玩笑的着他,见他不为所动,只叹了口气,“吧,其实是在跟真东先生打招呼啦。”

    “不是真东辉,而是另一个真东先生。”他理解般的补充了一句。

    “嗯嗯。是辉的父亲哦。”点点头,“在那个天下航空的坠机事件中去世。是医学界非常有名的神之手。”

    “幽灵是吗。”他起来很感兴趣的推了推眼镜,“有趣。”

    “你干嘛露出这种表情啊......你是物理学家不是人体实验家,可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傻事哦!”

    “......”他淡淡的了她一眼,“这是涉谷的范围。”

    “我怎么觉得你们会联手......”

    “而且,我现在正在研究其他项目。”

    “那我就放心了。”

    “是关于振动。”

    “哦。”叇散遮随意的敷衍了一声。

    “相信会对你的自我控制有所帮助。”

    “那还要谢谢你啦。”完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有哪里不对,“什么”</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