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激情雪色 > 章节目录 第1章
    雪儿起来雪儿,你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雪儿,你给我马上醒过来看着自己的爱女仍好眠地睡在床上,钟媚怒火上升地伸出玉腿,用力把她揣下床。

    哎呀安雪儿倒在地毯上揉着摔疼的小屁股,看到眼前成茶壶状的老妈,还有点搞不清刚才在耳边温柔呼唤她的男子,怎么变成了有点喔不是非常生气的女人。

    你这个死小孩,为什么都不自己起床可怜我一大清早就要起来叫你,还要忍受你冷漠的对待。鸣我真是歹命啊一想到她丈夫因为要她叫女儿起床,而冷落了她一晚,她就对一睑无辜的女儿更加气愤。哦妈咪,我睡着的时候能对你多热情而且就算不理你,你也不必踢我下床吧安雪儿揉揉眼,无奈地看着眼前漂亮得像明星的妈咪,这才了解自己又作了一场激烈的春梦。

    没错,是又作了一场她最近几乎天天都与同一个陌生男子做爱做的事,想起来真是令人脸红心跳。

    你这个不孝女竟然敢顶嘴告诉你,要不是你爹地求了我好久,老娘我才没那个闲工夫来当你的人体闹钟呢害我睡不足美容觉呜我好可怜喔来叫你起床竟然还被你嫌弃本来还想尽情开骂的钟媚,在瞄到丈夫昂扬的身影后,马上装起小可怜。

    媚儿安学贤果然走了进来。

    达令雪儿嫌弃我,不喜欢我叫她起床,你以后不要再叫人家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了啦钟媚奔进丈夫的怀抱,在他怀里撒着娇,跟刚刚泼妇骂街的模样有天壤之别,此刻的她美丽娇弱得令人想要好好呵护。

    是吗媚儿委屈你了。今晚我都听你的,好不好安学贤小声地在娇妻耳边说。

    钟媚露出娇羞的模样,把脸靠进丈夫健硕的身子里,呵呵笑着。

    来,别跟小孩子呕气,我们下楼用早餐。说着,他便挽着妻子离去,但出房门前,还乘机转头向女儿眨眨眼。

    雪儿,快点准备好,还要参加开学典礼呢

    是,爹地,我马上就好了。安雪儿看着相偕离去的父母,猜到了昨晚爹地必定是拿她开学为理由,要妈咪早早睡觉,不要做爱做的事。难怪妈咪会欲求不满,拿她来发泄

    她快速整装出门,不想错过校车,虽然家里有司机,但她不要太过招摇坐名车去上课。

    ***

    开学第一天,班导师交代了一些事、发了一些资料后,便让学生们自由到社团活动。

    安雪儿书包整理好后,到老师办公室来一下。江老师对正在收拾书包的安雪儿说道。

    哦好的,我马上过去。虽然有些疑惑,但安雪儿仍是顺从地答应了老师。

    咦老江叫你做啥啊好友徐小灵不解地皱眉。

    我也不清楚。

    要不要我陪你去壮胆

    不用了,你去舞音社吧你可是台柱呢安雪儿体贴地对一向对她照顾有加的好友说道。

    你这个小狗腿,好吧那明天见罗艳光四的徐小灵滞洒地挥手离去,转身时,波浪般的秀发扬成一个圈圈,令人忍不住屏息赞叹她的美丽。

    ***

    带着疑惑的安雪儿来到老师办公室。

    老师,请问你要我来有什么事吗

    峨是这样的,这学期三年级转来了一个很特别的学生,校长希望派个品行优良的同学带他参观校园,介绍一下我们学校。

    但为什么会选我呢她并不觉得自己特别优良啊

    这个嘛因为你是去年选出来的兰馨娃娃,所以我就把你推荐给校长,对啦就是这样江老师搔搔他只剩几毛的秃头,摇头晃脑地说。

    所以你要好好招待这位转学生,不要辜负老师及校长对你的期望。江老师在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大堆废话后,终于说出了结论。

    好的,老师,我会尽力。安雪儿不疑有他地点头答应。

    安雪儿,你真是老师的乖学生,老师的将来就靠你了。这个贵客正在校长室等你,你快去吧

    ;

    虽然觉得老师有点奇怪,但她还是柔顺地快步走到校长室,不想让老师口中的贵客久等。

    ***

    叩叩叩安雪儿敲了敲校长室的门,等待校长唤她进去,可等了很久却没有人应声,就在她怀疑里面没人时,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个高大的身躯朝她靠近。

    嘿小美人,你在做什么一个轻浮的嗓音响起。

    安雪儿吓了一跳,转身望向来人。

    眼前修长的身子挡在她的前方,而此刻这副身子的主人,正微微弯腰将脸靠近她,让她刚好有机会看清他的五官。

    浓密的剑眉仿佛代表着他霸道的个,漂亮的双眼神秘又邪气,像是正在哼气嘲笑人的鼻子坚挺高耸,

    而他引人通思的双唇正勾起些许弧度,让人想知道跟他接吻的滋味究竟如何

    想不到这个语气轻佻的男子竟是如此俊美。

    个内向的安雪儿,在意识到有个外貌出色的男子亲呢地靠着她后,早已忘了江老师的交代,直想马上

    逃离现场。

    麻烦你让一让。她怯怯地出声,低垂的嫩白脸蛋出现一抹红彩。

    你还没回答我,你到这偏远的大楼做什么君圣天伸出双手压在门上,把安雪儿包围了起来。

    我我是来接待新学生的,老师要我带他参观学校。你你可不可以让开一点安雪儿这才又想起她的任务。

    哦那不妨先带我参观参观吧他更加贴近她的娇躯,轻浮地对她说。

    不行,你让开,我要去找人。面对他欺进的身躯,安雪儿害怕地伸手抵住他的膛。她要哭了,他为什么要欺负她

    小美人,这样不行喔你怎么可以偏心呢我也想要你带我参观一下校园啊

    真的不行,求你让开,不要为难我。她哽咽地拜托他。

    是这样吗但我不只想为难你,还想亲亲你那红润的小嘴呢

    君圣天利用男人力气大的优势,压住她小小的身子,一只手将她的双手牢牢抓起,固定在她头顶上方。

    你想做什么无赖放开我她害怕又震惊地想要挣脱他的束缚,虽然他帅得让她心跳加速,但她可不想跟第一次见面的男子调情。

    我要定你了,你注定是我君圣天的女人。说完,他马上低头,准确地吻上她的小嘴,舌头蛮横地侵入嘴内与她的小舌交缠,甚至还不满足地用力吸吮。

    安雪儿用力摇头想挣脱他的嘴唇,不停地扭动身子企图逃避他的控制,但是无论她怎么反抗,他还是稳稳地抓着她。

    被他亲得头昏脑涨的她,渐渐放弃了挣扎。

    君圣天将她软弱无力的柔荑环上他的肩膀,双手放肆地爱抚着令他魂系梦牵的娇躯,呀的,右手便来到紧翘的小臀,使力将她的女幽处挤向他肿胀的下体,热烈地摩擦着,而左手则从她制服的下角伸入,直接抓住那早熟的丰盈,不住地用力揉捏着,将房挤得变形。

    她已经无法思考,全身热烫得像在火里一般,无力反抗他的激狂,只能双手紧抓住厚实的肩膀。

    君圣天舔着如花般的唇瓣,又顺势往下舔吻白嫩的颈项,并且不时地用力吸吮,留下一朵又一朵的吻痕。

    他将她抱起压在门板及他的身躯之间,使劲扯开她制服的扣子,敞开的衣襟,露出素白的罩,君圣天眼眯了眯,伸手解开罩前的暗扣。

    瞬间,丰满的上围弹了出来,在他面前晃动出迷人的波,他受不住诱惑地呻吟了一声,随即低头吻上雪白丰。

    安雪儿迷迷糊糊的,终于抓住了一点头绪,她伸手想要推开在她身上胡作非为的色狼。

    你坏蛋放开我她困难地说,她被他挑逗得全身无力,而下身那不断涌出的陌生温热感,也让她因为饥渴而疼痛着。

    我的雪儿娃娃你是我的,我有权享用你,而你也要我的,不是吗君圣天坚定地抓紧她的大腿,隔着裤子开始在她私处冲撞。

    哦不你在做什么停下来她娇弱的身躯随着他的撞击上下晃动。

    君圣天不理她的反抗,更加卖力地侵犯着她的私处,虽然两人下身都有衣物阻隔,但他火热的坚挺却像快冲入花般律动着。

    啊不要,求你初尝情欲的她,本抵挡不了如此激烈的欢爱,她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了,响应他

    激烈的索求。

    我的小雪儿他抱紧她的身躯。

    君圣天一下比一下用力,往上顶入稚嫩的幽处,嘴唇罩住红肿的小嘴,强迫她的舌头与他交缠,热切地诱

    惑着她。

    啊早已分不清是谁的呻吟声,两人都被熊熊欲火折磨着。

    君圣天放下她的大腿,扳过她的身子让她贴在门上,接着鲁地掀起她的校裙、拨开那雪白的双腿,拉

    下自己裤头的拉链,挺身让灼热再接再厉地撞入她的臀瓣之间。

    一手往前伸进缝隙,搓揉浑圆的房,一手则罩住她整个下体,隔着内裤轻捻慢弄着。

    安雪地感觉到他已经到那羞人的湿润,小小的身躯被他碰撞得大起大落。

    嗯啊她不停地娇吟,觉得自己快冲上天堂了。君圣天不断地在臀瓣间进出撞击,终于他发

    出一声低吼,将灼热的巨大更深入她两股深处后,出了激情的种子。

    呼两人不住地喘气,还没从刚刚的高潮平静下来。

    君圣天抱起安雪儿,推开校长室的门,走到沙发前抱着她坐下。

    安雪儿无力地任他摆布,觉得自己仿佛飘在半空中失去了重力。

    雪儿我的小雪儿,你还好吗他爱怜地亲亲她光滑的额头,用手轻轻梳过可人儿散乱的秀发,她的

    发束不知在何时已经松散了。

    她终于恢复了一点气力,迷蒙的大眼眨啊眨,有点搞不清状况,当她看到眼前放大的俊脸时,倏地想起刚

    刚的激情。

    你你怎么可以那样对我快放开我,色狼安雪儿激动地想挣脱他的怀抱。

    君圣天更用力地抱紧她,额头抵着她一言不发,很专注地凝望着怀中佳人。

    被他那溺死人的眼光看得不知所措。她不懂他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他为什么用这种仿佛他们已相识多年的温柔眼神看她

    而且他看起来不像坏人,反而像电影里尔雅多情的男主角,他到底是谁呢还有,为什么他要对她做出嗯那么饥渴的侵犯

    虽然她已经快融化在他宽厚温暖的膛里,可她还是很清醒,躺在陌生人的怀中是一件很羞人的事。

    你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喔

    这栋大楼位于学校最偏远的角落,而且今天是开学日,老师及校长早已下班走人了。你以为还有谁会听到你的猫

    叫声君圣天好笑地看着心爱的娃娃害羞又气愤地想逃离他。

    你想怎么样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欺负我安雪儿羞愤地质问着。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专属的雪儿娃娃了。他理所当然地说,并用鼻尖轻轻摩擦她小巧的鼻子,很满足地绽出一个微笑。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子她疑惑地瞪大圆圆的眼,看着眼前轻薄她的可恶俊男。

    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知道你的名字,甚至你的一切。

    骗人,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一切。她不信,边说边摇头。

    既然你不信,那我举例好了。你叫安雪儿今年十八岁,是这所高中的枝花。父亲安学贤今年四十一岁,母亲钟媚三十七岁。你母亲在十八岁时成功勾引上老师才有了你。

    你还有一个少年老成的小弟安胜武。你的初经在十一岁时来临。你是素食主义者。最要好的同学是徐小灵。你每天平均收到五封情书,但是你都迟钝地以为人家是在问候你还要我继续吗他有成竹地看着她。

    你你安雪儿不敢置信地张大嘴巴看着皮皮的君圣天。

    好吧那我继续好了。你穿的是d 罩杯,三围34、23君圣天没能说完,因为嘴巴已经被安雪儿捂住了。

    你不要脸怎么会知道我那么多事又羞又恼的她,一手捂住君圣天的嘴,一手拉拢被他扯坏的校服,不想被他看尽春光。

    君圣天乘机伸舌,轻舔过她散发着迷人香味的掌心。

    色狼她快速收回被他舔过的小手,紧紧抓着己的上衣瞪着他。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知道你的一切了。他邪邪地勾起嘴角轻笑,两手仍是环抱着安雪儿的娇躯。

    你疯了,我才不是你的女人呢我要回家了。雪儿又开始挣扎,着急地想脱离他的怀抱,没注意到君圣天的下身,因此被她挑逗得又开始肿胀了。

    君圣天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很想把怀中的人儿压倒,占有她甜蜜的禁区。

    别动了,雪儿。他极力克制自己,不想再次吓坏她。

    放开我,让我走她仍是想挣脱他的控制。

    别再动了,我快受不了了他沙哑的声音压抑地传出。

    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很有爱心的安雪儿虽然面对的是轻薄她的恶男,但还是给他关怀。

    我没事,但如果你不想跟我做爱的话,请不要坐在我弟弟上磨蹭。他有意无意地创览过她凸出的围。

    安雪儿觉得自己正被他的眼光爱抚着,以致害羞地脸红了。

    你这个大色狼

    好了,不逗你了,你不是要招待新学生吗

    对喔我都忘了,都是你害的啦快放开我,那个新学生一定等很久了。她又重新想起那个早被她抛到外层空间的转学生,有点担心会弄砸了老师派给她的任务。

    那我呢你真的忍心放下跟你有肌肤之亲的我,去招待那个连看都没看到的新生君圣天啧啧地摇头。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才没必要陪你呢她虽然害羞但不懦弱。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有义务陪那个新生学他客气地问。

    是的,你终于搞清楚了。

    当真

    那是当然,这是校长指派我的任务,这名新生是很重要的客人,不能怠慢,如果校长知道我是因为你而没去招待那个新同学的话,一定会很生气,难保他不会在全校师生面前,用口水洗你的脸。所以你快放我走吧

    她说了一堆,期盼他了解事情的严重,马上让她离去,但她却不知自己掉入了一个陷讲。

    好吧那我也不强人所难了,你起来吧君圣天放开了压制住安雪儿的健臂,拉起她,和她一起从沙发上站起来。

    谢谢喔,不,是你不对,你不该不放我走,我才不用谢谢你呢哼安雪儿一想到他霸道的行为,就气得牙痒痒。

    原来我的娃娃也有爪子啊他纵容地看着小人儿的娇声指责。

    我不想理你了,希望我们后会无期。说完,她转身扣上罩,整理一下服装后用手拢住衣裳,便迫不及待地举步想离开这里。

    雪儿,你对我真是无情啊利用我达到高潮后就要抛弃我,想想你刚刚是多么柔顺地在我怀里呻吟着,啊嗯啊我不行了他秽地模仿她的娇吟。

    你太可恶了他怎么可以这么邪恶地逗弄她害她不争气地脸红心跳。

    君圣天见佳人气得俏脸通红,决定不再惹她生气,好好好,我不学你的呻吟了,虽然我本人觉得那是种天籁,我们走吧他朝她走过去伸手想环住她的肩。

    你要做什么我可没空陪你喔安雪儿防备地看着他。

    你不是要带新生参观校园的

    是啊

    那不就得了,我们走吧

    可是要招待的新生又不是你,除非你就是喔,不她捂住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君圣天点点头。

    没错,我就是你口中的贵客。呵呵来招待我吧我的小雪儿。他一脸胜利地看向处于震惊中的小脸儿。

    ***

    这个年纪的少女由于情窦初开,很容易被爱情影响言行举止,像发呆就是常见的一种行为。早熟的安家小儿子安胜武,看着回家后就陷入痴呆状态的姊姊,向母亲大人说道。

    我也知道,但你姊姊那么迟钝,哪里懂得谈恋爱啊钟媚疑惑地看着向来天真无忧的女儿,那像在思考什么人生大难题,又像在发呆的模样。

    是妹妹娘,你不必理她了,快去泡个香喷喷的玫瑰浴吧爹就快回来了。请你今晚不要让爹太过劳累,明早我还要跟爹讨论欧美经济走向。安胜武自小就叫他的父母爹娘,他觉得这才是最正统的称呼。

    你这个小鬼头,敢开你老娘的玩笑,小心我让附近的小女生都来家里开派对,看你还有没有空注意你老娘和你爹的私事。哼钟媚不甘被儿子取笑,搬出那堆早就哈安胜武哈得要命的小女生,想扳回面子。

    娘,其实你一点也不老,不要常常称呼自己为老娘安胜武严肃地指正母亲大人。

    好啦你别管你老娘的事啦你看你姊姊会不会是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钟媚害怕又担心地询问天才儿子,她的绰号虽然叫钟大胆,总是做出许多标新立异的事,但其实她最怕那个了,她从不看恐怖片,除非丈夫陪她。

    娘,在科学家还没有证实有鬼魂存在之前,请不要道听途说。还有,我说过了,我只有一个妹妹没有姊姊。他武不满自己必须称呼一个比他笨的女生姊姊。

    妹妹目前只有身高及年龄胜过他,但等他青春期来临,他的贺尔蒙必定会使他增高许多,而妹妹又有一张娇滴滴的娃娃脸,到时,他看起来就完全像个哥哥了。

    毕竟,这些都是时间会解决的问题,所以他总是未雨绸缪地先说安雪儿是他妹妹。

    哎呀你这个孩子真难搞,我先上楼了,有空记得提醒你妹妹呼吸。

    yes , 安胜武听到钟媚叫安雪儿是他妹妹后,心情大悦,很干脆地答应。

    ***

    安雪儿陷在沙发里,回想今天发生过的事情,深深觉得像是作了一场旋旎的梦。

    她竟然被一个陌生男子那么亲昵地爱抚身子,她虽然害怕,却不可否认地享受到了生平的第一次高潮而且还是在户外。她一想起这点就脸红心跳。

    天啊谁可以告诉她,这到底是这么回事为什么他会那样对她呢他的条件那么好,应该有很多女孩子愿意投怀送抱才是啊难道,他是在戏弄她吗

    小武说,她有一张让人想欺负的娃娃脸,难道他也觉得她看起来很需要被人欺负吗想到这儿,安雪儿扁起小嘴,不想相信他只是纯粹玩弄她而已。

    她摇摇头,想把今天发生的事全部甩掉,这件事对一向天真的她来说,还真是个大难题。

    九十分钟整,小妹你该换一下坐姿并做个深呼吸了。安胜武像个小老头似地提醒。

    咦小武,你怎么会在这儿安雪儿满脸疑惑地看着似乎注意她很久的小弟。

    安小妹,请不要称呼我小武,这样叫你哥哥是很不礼貌的,我允许你叫我大哥或大武。他像皇上加冕般,赐给安雪儿称呼他的权利。

    小武,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吗她听若未闻地问一向比她聪明的小弟。

    基于这个问题,你毋需多问,我绝不会允许外人来欺负我们安家的人。他趾高气扬地说道。

    小武她很是感动地张大水汪汪的双眼,看着一向只会嫌弃她很单蠢的小弟。

    因为只有我可以欺负自己的小妹。

    她差点从沙发上跌下来。果然她的小弟还是一样的爱惜她。

    怎么借你外套的男生欺负你了吗安胜武怀疑,觑了觑她身上披着的男生衣服。

    你不要乱猜,没有人欺负我啦我只是怕冷才借学长的衣服来穿,明天就会还给他了。真的。她心虚地强辩,小睑开始发红。

    怕冷他挑高一边眉毛。这是什么超烂借口,今天阳光普照,气温至少有三十度,她竟然会怕冷哼暖气机才相信呢

    是啊是啊好冷喔我到现在还觉得有点凉呢为了加强可信度,她还边说边做出加冷笋的动作。

    好吧那今晚我会吩咐mary到你房里开暖气,让你温暖温暖。安胜武明知安雪儿在说谎,却不放过整她的机会。

    耶小武,不用麻烦啦我知道你忙着处理一大堆事情,还要做英才训练,你就不用担心我了,姊姊那么大了,懂得照顾自己的。安雪儿拍拍自己的口,希望小弟不要多管闲事。

    既然如此,那你快上楼吧否则等爹回来看到你穿著男生的外套,一定会派人调查这个男生的底细。他很够义气地提醒妹妹。

    对喔我得赶快上楼换掉这件外套才行。安雪儿这才想到,父亲看了会有的反应。

    ***

    来到卧房的浴室里,安雪儿脱掉君圣天的外套,还有被他扯掉扣子的制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唇不点而朱,小脸染上两抹粉红,这是她不曾见过的自己,她原本是不懂男女间的情事的,但今天君圣天却给她着实上了一课。

    咦她身上怎么多了那么多瘀痕安雪儿贴近镜子,仔细地打量身子。她细致的颈项布满了吻痕,丰满的部也有淡淡的瘀伤,想必是他在激情时克制不住力道弄的。

    卸下裙子,安雪儿发现大腿上也有青紫痕迹,她不禁想起他是如何抓着她的大腿,撞击她柔软敏感的私处。

    啊她忍不住发出呻吟。

    安雪儿倏地甩甩头,觉得自己变邪恶了。怎么可以被他影响呢她甚至还不认识他呢不想了、不想了,明天把外套还给他后,就不会再跟他有任何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