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上将爹爹贼霸道 > 章节目录 分章阅读(127-128)
    上将爹爹贼霸道第127章:你是穿越来的吧

    艾琪简单的说了几句,就离开了莫家,莫羽扬也犯了迷糊。

    妈,刚才那位是

    肯定是给爹地找的相亲对象。小宝酷酷的开口。

    哈那个别乱说,怎么会呢可是儿子的眼神,不正常,也不能怪老妈啊,你这五年了,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要是我知道你在等月儿,我也不会多管闲事啊,月儿,你不会怪莫妈妈吧

    她也很委屈的好不好,随着年纪越来越老,身边的朋友都做了了,只有她,虽然儿子很有前途,可是她不是啊,身边有个可爱的孙子,她可是做梦都在想。

    绯月心里明白,笑着点点头。

    莫妈妈,没关系的,我明白你的心情。

    她明白,可是莫羽扬不同意啊,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

    妈,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不要手我婚姻的事情。还好这次没有造成什么误会,万一再来上那么一次,月儿不知道还会不会消失五年。

    绯月夹在两人之间,很尴尬,脸色也变得有点红。

    苏香玲尴尬一笑,哦哈哈,看我,月儿不会怪的,知道你五年都没有女朋友,一定是高兴坏了。

    莫羽扬瞥见绯月嫣红的双颊,心跳不禁加速。

    好可爱,还是和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一样,虽然言语上有点跳脱,可是格还是那么惹人爱。

    那么,羽扬,你和月儿的婚礼,打算定在哪一天啊苏香玲突然开口。

    莫羽扬早就打算好了,很快就要七夕节了,他想着婚礼就在那天举行,是个很值得纪念的日子不是吗

    就定在下个月16号吧,月儿你觉得呢他看向绯月。

    绯月暴汗,大哥,你这是直接下命令,不是商量吧。

    不过当着苏香玲的面,不好发作,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还顺便给了莫羽扬一个待会再找你算账的表情。

    莫羽扬贼贼一笑,垂下头喝着咖啡。

    中午用过午餐,莫羽扬带着绯月去了楼上自己房间,把两个小的留给了苏香玲。

    一关上门,绯月就揪住了他的领口,脸色变得特别勇猛。

    你,要和我结婚,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莫羽扬没动,任她握着,我只是想每天都和你在一起,名正言顺的吞了你。说着,大手还暧昧的上她的后腰,微微用力,把她拉进自己怀里。

    绯月一个踉跄,撞进他的口,淡淡的男气息,充斥在两人喘息间。

    她每次一靠近他,心跳总是会不自觉的加速,呼吸会变得很困难。

    你现在是白天她双臂撑在两人中间,阻隔着一点距离。

    白天怎么了他低喃,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我都想埋进你的身体里,每分每秒。

    喝她忍不住睁大了双眸,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他,后来伸出手,在他脸上拉了拉,你不是莫羽扬吗还是那个年代的灵魂穿越过来的。

    莫羽扬好笑的拉下她的手,包覆在自己的手心,别乱说,傻丫头,我就是我,不信我脱裤子让你看看,我小腹处还有颗黑痣呢。他作势就放开绯月的手,挪到了腰带上。

    啊,不要啊她一个着急,想也没想的就抓住了他的手,却听到了男人加重的喘息,也感觉到了手掌里那硬硬的东西。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她嘴角抽搐,实在是笑不出来,丢死人了。

    莫羽扬压住她想挪开的手,用力的按了按,双眸也迅速的暗了下来。

    别动,我要你

    什么

    她没等到反应,就被男人抱起来,一把扔到了床上,紧接着就被人用力的压住。

    她别过头,心里那个后悔啊,干嘛没事就拖着他来到这个房间里,去书房,洗手间,哪怕是阳台也可以啊。

    其实她想多了,不管是哪里,莫羽扬那厮都会做的出来的,他还会管时间和地点吗

    唔,也许以前会,但是现在可说不好。

    激情过后,莫羽扬抱着赤身的绯月,大手在她裸露的肩膀上轻柔的画着圈圈。

    这么多年后,你还能认定我,我很高兴,真的。

    她呶嘴,其实我想过放弃的,可是发现居然接受不了,真的不能怪我,我要是再争气一点,小宝和小贝早就有了爹地了。

    上帝作证,她就是故意的。

    毫无意外的,莫羽扬在她粉嫩的脸颊上咬了一口,换来绯月低声的痛呼。

    你小狗啊,怎么还咬人。

    我要是小狗,你这丫头就是小母狗。垂首在自己刚才咬过的地方添了一下,我不允许你说这样的话,看到你难过,我心里也不好受,那个时候做了那种事情,后来我也想过,如果能换来你的笑容,我愿意用全部去实现,你离开后我找了你很久,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如果不是恰好那次血祭发生了那件事,我可能至今都不会知道你的消息。

    嗯。听着他低喃在耳边,渐渐心里的不快消失,她对于父母的事情,心里也是难过的,但是她明白,只要父母看到现在的她,一定会含笑九泉的。

    我现在的愿望就是,给你一个家,一个有深爱的男人,有可爱的孩子的家,所以,月儿,答应我,嫁给我。

    他不允许她闹脾气了,其他的可以,独独这件事情,他不放心。

    她眼眶含泪,抬头吻住了他的唇。

    她好高兴,真的好高兴,听到他这么说,她的心都快炸掉了。

    我爱你,莫羽扬,很爱很爱,所以,请你娶我吧。

    她爱的男人,终于要娶她了,还有什么能比得上这个惊喜来得猛烈。

    抱紧怀里的女人,他深呼一口气,终于,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憋在他心里五年的话,终于在今天得以实现。

    翻身压上她,叫嚣的再次主宰了理智,他要她,要她,好似上了瘾,一直要不够。

    绯月用力抱住他壮的腰身,迎合着他的动作,和他一起,朝向更高的层次,律动。

    上将爹爹贼霸道第128

    章:你不喜欢爹地

    当殷轻扬和莫胜天见面后,两位已经年过半百的人,都忍不住抱头痛哭。

    老班长,你可是老了很多啊。殷轻扬激动的擦擦眼泪。

    莫胜天爽朗一笑,那还用说,不看看我们都多大了,孩子都快奔三了,哎,岁月不饶人啊,想想咱们那个时候,好像就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是啊,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小兵呢,你可是咱们团赫赫有名的一级狙击手了。

    哪里啊,你也不差,否则怎么会被我一眼看上。莫胜天摆摆手,对了,你这老小子我听说是月儿的干爸不会华阳市了吧

    暂时是不回去了,我听说那小丫头喜欢的人正是你的儿子,就和太太一起过来了,反正都退休了,也怕想念那两个小家伙,现在好了,咱们没事可以出去打打太极拳,溜溜鸟。

    好好好,好主意,到时候给你介绍几个人,有一个人你一定认识,当时三班的那个小胖子通信员,现在也整天和我一起遛鸟打太极。

    真的那小胖子在龙海市啊想到那个三班的小胖子,他是印象很深刻的,整天都是笑眯眯的,好像从来都不知道愁滋味,所以被战友戏称为笑弥勒。

    深夜,绯月独自拖着疲惫的身子会到家,坐在沙发里闭目养神。

    老妈,很累吗小宝穿着可爱的睡衣从楼上下来。

    她睁开眼,抬手招呼小宝,待他走进,把儿子抱在腿上。

    怎么了,儿子,睡不着

    前几天两人商量好了,下个月结婚的事情,莫羽扬也是想着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可是上面临时下达命令,需要他出国公干,没办法,因为事情来得突然,他只好告别娇妻,带着人走了。

    这也是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事情,可是血祭还在紧张筹备阶段,而她的婚礼也想梦幻一下,毕竟这是她想了很多年的,就算累点,也觉得很甜。

    他出任务,你一个人不是会很累吗

    虽然知道都是不得已的,可是心里就是不高兴。

    累是累了点,可是却很高兴。她疲惫的扬起一抹笑,疼爱的着儿子粉嫩的脸颊,小宝,你是不是对你爹地并不是很喜欢。

    她的儿子她清楚,心里的小算盘拨的噼里啪啦的。

    小宝垂头,摇摇头,又点点头。

    我也不知道,总觉得没有那么亲近,虽然是爹地,但是哎呀,我也不知道了。想了半天,想不出合适的词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绯月理解,她把小宝紧紧抱在怀里。

    小宝,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父子,就算是你心里有什么不满,这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妈咪告诉过你,世界上的事情没有那么多的十全十美,并不是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你好,你现在还小,有的事情还不懂,人和人的交往关系,没有那么简单,但是你要记住,人活着一定要无愧于自己的良心,凡事给别人留一条出路就是给自己一条退路。

    小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扬起小脸看到老妈脸上那掩饰不住的疲态,很为她心疼。

    在她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才从绯月腿上跳下来。

    老妈,很晚了,早点休息吧,下午我接到小阿姨的电话,她说会明天下午过来。

    燕子怎么没有给我打电话

    小阿姨说要给你一个惊喜。很抱歉呢,他投诚了敌营,才不会给小阿姨这个机会呢。

    绯月轻笑,大力的揉了揉儿子的碎发,领着他上了楼。

    简单的冲了一个澡坐在床上,明明很疲惫,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他哪里应该是凌晨,不知道是在休息还是在忙。

    手里握着电话,反复好几次,就是不知道该不该打出去,怕打扰他工作或者休息。

    等电话响起来时,她吓了一跳,看到闪着莹光的显示屏,是莫羽扬。

    喂,还没有休息吗

    嗯,刚忙完,是不是吵醒你了。莫羽扬声音透着疲惫,

    没有,我也刚忙完,想着给你打电话,怕你忙。他应该很累吧。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长叹,紧接着是低低的磁笑声。

    没关系,想我了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很高兴。

    她感觉自己的耳都红了,一身的疲惫顿时一扫而光。

    那你累了吧,早点休息,处理完了事情就回来,我等你。

    两人道了别挂上电话,绯月带着微笑进入沉睡,莫羽扬却看着渐渐泛白的天际发呆。

    他心里很暖,为她的体贴,为她的那句我等你,有个深爱的女人,在家里等着,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温暖的。

    这次任务来的突然,一批有着高端锐武器的武装恐怖分子偷挖古墓,把所盗取的文物运出国境,进行贩卖,本来事情是有公安部门处理的,但是却损失惨重,没办法才让他亲带着人进行抓捕。

    作为一名上将,本来是可以坐在办公司等着消息就可以的,可是他不放心,那些人都是自己的兄弟,谁牺牲对他都是一件难过的事情。

    只是觉得对不起那个丫头,明明答应给她一个最好的婚礼,却让她一个人撑着,刚才打电话,她声音里的疲惫他听的很清楚,回去一定好好的弥补她一下。

    想到她的妖娆,忍不住小羽扬起了抵抗意识,没办法,耷拉着一张脸,进了浴室,用冷水压一压。

    刺耳的电话铃声,让莫羽扬裸着身子走了出来。

    什么事他冷声问道。

    老大,有情况。对面是佟雷,我们查到了一个人,她是那个人的情人。

    派人盯紧了,不要打草惊蛇,我一会就过去。

    撂下电话,顾不得半湿的发,穿上外套拿起车钥匙就出了门。

    酒吧旁边的一条暗巷,佟雷和几个人蹲在那里紧紧的盯着酒吧大门。

    头,那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美啊。一个人开口,语气没有丝毫的猥琐,只是陈述一件事实。